個人中心 我的學堂 我的旅行 退出賬號

只要你看得懂電影,就能欣賞建筑!

時尚芭莎藝術 時尚芭莎藝術

作者:時尚芭莎藝術
原文鏈接

電影《布達佩斯大飯店》,2014年


雖然建筑是人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鑒賞建筑對非專業人士來說似乎總有些難度。事實上,欣賞建筑與觀看電影一樣簡單、日常。今天,時尚芭莎藝術就帶你從電影的角度讀懂那些建筑偉作。


人們可能從未注意過,建筑與電影的關系究竟有多密切。無論是有著導演背景的著名建筑師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還是有著建筑背景、提名奧斯卡最佳藝術指導的勞倫斯·G·波爾(Lawrence G. Paull),都證明著建筑與電影的息息相關。


電影《后窗》,1954年

雷姆·庫哈斯《大逃亡,或建筑的自愿囚徒》 


《銀翼殺手2049》的藝術總監丹尼斯·蓋斯納(Dennis Gassner)認為,之所以建筑師與電影工作者能夠相互轉業,是因為建筑與電影創作上的相似性。而這相似性中,除去對外在審美與空間的操控外,更多的是設計與表達手法上的異曲同工。


今天,時尚芭莎藝術從建筑與電影的共同表達語言——蒙太奇(Montage)入手,讓你輕松愉快地看懂建筑大師手下“凝固的電影”。




雅典衛城的啟發



電影《墜入》,2006年

 

對于常看電影的人來說,蒙太奇手法絕不陌生。簡單來講,它是一種電影畫面剪輯與合成的方式。電影工作者通過將不同、甚至毫不相關的鏡頭按照其想要表達的方式拼接在一起,向人們講述一個具有獨特時間線與含義的故事。然而人們不知道的是,建筑對蒙太奇手法竟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

 

雅典衛城


蒙太奇手法的發揚與推廣,源于以著名電影藝術理論大師謝爾蓋·愛森斯坦(Sergei M. Eisenstein)為首而構成的蒙太奇學派。該學派致力于探索電影新的表現手段與哲學理念,并將蒙太奇理論轉化為藝術實踐。而在研究過程中,希臘古建筑——雅典衛城則啟發了這位著名的蒙太奇理論先驅。

 

衛城——由神廟等建筑組成的群落位于一個陡峭的山頂上,俯視整個雅典城。這雄偉而威嚴的建筑是愛森斯坦“動態視覺”研究的最好證明。


雅典衛城參觀視角

 

當人們在其中行走時會發現,他們透過柱林所看到的每個“鏡頭”——無論是前景中典雅圣潔的雅典娜雕塑,還是隱約可見、巍峨的帕提農神廟輪廓,都是精心計算與設計過的。此時,人們的雙眼宛如一架移動的攝像機,在預先安排好的軌道上收錄一個又一個震撼的景象。


電影《戰航波將金號》,1925年,敖德薩階梯。

 

而在《蒙太奇與建筑》一書中,愛森斯坦寫道:“雅典衛城擁有著最完美的鏡頭設計、轉換和長度……我們在此暫時不研究這些細節,但必須指出,這些蒙太奇序列的長度是完全與建筑節奏一致的:每一點的距離很遙遠,而從一點移動到另外一點的時間,正是一個能夠保持建筑物莊嚴的長度。”


電影《墜入》,2006年


憑借著雅典衛城的啟發與后續研究,愛森斯坦于1925年拍攝的《戰航波將金號》是他對于蒙太奇手法運用的經典范例與巔峰。時至如今,蒙太奇手法被電影大師們不斷地完善與運用著,創造出一部又一部的經典佳作。

 



消解的蒙太奇



屈米圖紙

 

因蒙太奇敘事法不僅脈絡清晰明了,還能帶給人們一定的想象空間,所以建筑師也常在設計與表達理念時運用這一手法,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薩伏伊別墅(Villa Savoye)與密斯·凡·德·羅(Mies Van De Rohe)的巴塞羅那館(Barcelona Pavilion)便是最佳范例。


電影《布達佩斯大飯店》,2014年

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薩伏伊別墅,1928-1929年

 

這兩座著名建筑的流線與雅典衛城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巧妙的布局使參觀者感受到建筑師邏輯的井然有序,卻更加注重人們視覺所及的構圖美感。


兩位大師精妙地采用框架手法,像是電影《布達佩斯大飯店》一樣,為訪客送上一系列雕塑般整潔而美觀的空間與活動“影像”。


電影《布達佩斯大飯店》,2014年

密斯·凡·德·羅,巴塞羅那德國館,1929年

 

建筑評論家感嘆:“建筑師所創建的程序化空間序列加上參觀者自身的想象力,便編排出了一系列疊加的生活意象。這和電影制作人剪輯影片的方式并沒有什么不同。”

 

從最初的簡單敘事與象征法,到后期表現與理性方向的延伸,電影工作者一直在不斷提升與完善蒙太奇手法,而建筑師們也將其運用得更加爐火純青。



屈米,拉·維萊特公園圖紙


無論是屈米(Benard Tschumi)的拉·維萊特公園還是庫哈斯在《癲狂紐約》中對曼哈頓的設想,人們都能看到建筑師的設計中充滿了對蒙太奇時間與空間序列的解構與重組。兩位大師通過蒙太奇手法中的疊加與并置,在設計中并列了多個層次與活動。它們復雜而有趣,像是一部上乘電影一樣引人深思。


雷姆·庫哈斯《癲狂紐約》

雷姆·庫哈斯《大逃亡,或建筑的自愿囚徒》

 



凝固的電影



在此之后,建筑師們憑借著對電影理論與構成的深入了解,將蒙太奇的運用推向高潮。蒙太奇對于建筑師來說不再只是一種構架與設計手法,更是敘事時表達情緒與思想的途徑。


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猶太人紀念館


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的柏林猶太人紀念館(Jewish Museum)便是證明這一發展的最好案例。因該博物館設計為舊樓改建,所以在外觀上,建筑師運用了電影《后窗》中所使用的相互植入手法——使新建部分依附著古老的巴洛克舊館。這種新舊對比的沖突宛如對比蒙太奇般形成一種雙生現象,給人們帶來強烈的視覺沖擊與暗示。


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猶太人紀念館,三條軸線交叉


此外,建筑內部的流線由三條軸線相互交叉構成,它們分別代表著二戰時期猶太人不同的命運——死亡、逃離與共生。三條充滿不同時間與事件性的軸線被同時并置于同一空間內,而參觀者則被安放于三條軸線交叉的中心點,擁有隨意選擇時間線與故事的自主性。


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猶太人紀念館,大屠殺之塔


在每一條軸線的空間敘事上,李伯斯金用材質與光影——死亡軸線上只有一絲光線、陰冷的大屠殺之塔與逃亡軸線盡頭蒼涼而局促的霍夫曼花園,將隱喻象征的設計手法發揮到了極致。他通過運用蒙太奇為猶太人紀念館賦予靈魂的同時,也為人們展現出一部凝固且充滿傷痛回憶的電影。


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猶太人紀念館,室內


縱觀下來,蒙太奇手法運用在電影與建筑中的相同之處在于,導演或建筑師都試圖通過創作與敘事來操縱觀賞者內心深處的記憶、想象和情緒波動,使不論是動態的電影或是固態的建筑都能借此得到人們的情感共鳴。


密斯·凡·德·羅,巴塞羅那德國館,1929年


然而,電影與建筑的相通之處卻不僅僅止于蒙太奇手法的運用——它們都具有一定的時間與空間架構,并融入了設計者獨特的設計手法、思想和情感依托。對背后的創作者們來說,無論是建筑還是電影,都只不過是表達他們內心思緒的媒介而已。


Barozzi Veiga,Neanderthal Museum,2010年

電影《銀翼殺手2049》,2017年


正如建筑師里伯斯金所說:“二者無非都是講故事、打動人、說道理罷了。它們都希望通過自身給人們帶來希望與新的視角或是思維方式。”所以,看得懂電影,便讀得懂建筑。





精彩回顧:

人們嗜甜成癮,當代藝術需要戒糖嗎?!

什么?!藝術家也拼爹?

想和藝術家做情侶?你需要了解以下內容......

















[編輯、文/劉亦瑄]

[本文由《時尚芭莎》藝術部原創,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條評論
時尚芭莎藝術 時尚芭莎藝術

作者:時尚芭莎藝術
原文鏈接

media@archcollege.com
建筑學院來稿須知 關閉
感謝您的關注與支持!我們非常歡迎各類投稿。
幾點簡單的來稿須知,望您耐心讀完。
來稿要求如下:

● 作品類稿件

1、高清項目實景照片/效果圖/模型照片/手繪草圖
2、高清技術圖紙,如:分析圖/主要平立剖/總平面/關鍵節點詳圖
(圖片要求:無水印,格式為JPG,圖片分辨率72,寬度大于1200像素)
3、詳實的設計說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實準確的基本項目信息
5、如有項目視頻,請提供高清項目視頻
6、貴司的LOGO、官網相關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處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圖清晰且無水印圖片
2、內容有趣有料,文字流暢通順。
3、作者姓名,若有公號請提供公號名稱及LOGO
我們的編輯將在收到稿件后的3個工作日內審稿并與您取得聯系,如果沒有刊載也會在3個工作日內您答復。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問請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學院 建筑學院

建筑學院APP

為建筑師而打造的精品應用

點擊下載
close
社交賬號登錄
close
close
close
歡迎加入【建筑學院】
快去完善你的個人信息吧!
完善資料
等下完善
close
5分赛车走势